第三频道欢迎您!
“南京工匠”葛才金 千锤万打出金箔
2019-05-21来源:
000

南京作为中国金箔的发源地,至今已有约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。1986年,21岁的葛才金报名成为了当时江宁金箔锦线厂,也是该企业历史上唯一的一批金箔锻制学徒工,从此与“金”结下“不解之缘”,并一步步成长为南京工匠获得者、金箔锻制技艺市级非遗传承人。

葛才金告诉记者:那时候跟师傅学徒很艰苦,刚开始的时候要帮师傅洗衣服、到食堂打饭,到宿舍打扫卫生,这些方面在八十年代都是要给师傅做的。当时一起学徒的是六个人,现在就他一个人在坚守了。

每天凌晨三四点起床,练上两三个小时的基本功,然后再上班,帮着师父打下手,这便是葛才金学徒时的日常。他们练的基本功叫做“滑膀子”,这个看似简单的锤击动作,其实是一个非常精细的工序,不仅讲究坐姿,对于落锤的位置和线路,也有着精细的区分和一套专用术语。只有把膀子滑好了,才能打金箔,7斤重的推锤,还有4斤重的护锤,每天基本要打两万五到三万下。

都说“千锤万打出金箔”,打箔也是金箔锻制十二道工艺中最辛苦的一道工序。一包金箔1920片,两个师傅要轮流锤打3万次,才能做到薄如蝉翼、软似绸缎,厚度仅为0.11微米。并且,在金箔制作过程中,对光和风等外界因素都有要求。葛才金说:他们工作时不开灯,因为金箔会反光,对产品的质量把控有影响;另外到了工厂都是鸦雀无声,因为金箔都是靠嘴吹的,不可以讲话,所以他们切箔的师傅首先要把口风练好,才能把我们的金箔切好。


  现如今,打金箔这道工序已被机械锤所取代,但并不意味着工人不再需要传统锻制的技艺。葛才金告诉记者,机械锤效率高,减轻了体力劳动,力度也更加科学均匀。但是,落锤位置和线路还是需要人工辅助操作和控制,要求一样很高。


  葛才金认为:金箔是我们国家一个非遗项目,作为南京地区的一个品牌,或者江苏的一个符号,他们有这个义务,有这种责任,把金箔的传统工艺发扬光大。而被评为南京工匠,也是对他从事三十年传统工艺的一种肯定,也是一个很高的荣誉,一个动力。


热门评论
暂无评论